2019年油气市场预测:油气资源并购市场活跃
栏目:行业动态 发布时间:2019-07-10 08:34

勘探开发投资不足是油气行业中长期可持续发展的重大隐患,区域性地缘风险与全球性贸易风险则将影响近中期油气市场稳定。进入2019年,全球新一轮油气上游资源并购窗口或将开启。


从整体上看,2019年全球油气上游市场“危”、“机”并存。从风险的角度看,一方面,勘探开发投资不足已成为油气行业中长期可持续发展面临的重大隐患;另一方面,区域性地缘风险与全球性贸易风险同样将影响近中期油气市场稳定。

2019年油气市场预测:油气资源并购市场活跃

从机遇的角度看,首先,美国页岩油发展为世界油气行业提供了新的增长点,其技术和管理上的创新同样能为全球常规油气生产降本增效提供良好的借鉴;其次,天然气在全球能源转型中的主体地位将进一步巩固,未来仍具有较好的发展前景;最后,随着上游勘探成果增长放缓和国际油价较低区间运行,预计2019年全球油气资源并购市场仍将维持活跃,为石油公司通过并购手段补充上游资源创造了有利条件。


勘探开发投资不足是油气行业中长期可持续发展的重大隐患


2018年全球油气上游勘探开发投资预计约5000亿美元,较2016年、2017年有一定增长,但远低于2014年7500亿美元的历史峰值。


从数量上看,2018年完成最终投资决策项目数量40项/年,接近危机前水平,但规模相对较小,平均30亿美元的投资额远低于10年前90亿美元的项目平均投资额;


从资源上看,2018年投资项目动用储量约100亿桶油当量/年,远低于2010年500亿桶油当量/年的水平;


从地区上看,美国页岩油在二叠盆地等主力区带的带动下保持稳定增长;


从种类上看,巴西盐下等深水项目勘探开发投资近期复苏势头也比较好;


从成本上看,2018年投资项目平均原油单桶完全成本约35美元/桶,远低于近十年项目平均水平,反映了石油公司在本轮低油价下降本增效的成果。

2019年油气市场预测:油气资源并购市场活跃

▲全球油气上游投资情况及预测(资料来源:Woodmac)


伍德麦肯兹专家认为,尽管当前投资水平较之前两年有一定提升,且石油公司本轮低油价期间的降本增效也取得较好效果,但考虑世界油气行业未来发展需要,上游投资力度仍须进一步加大,增加幅度应该在20%左右,即至6000亿美元;但预计2019年全球油气上游投资规模基本与2018年持平,约有45-50个重大上游项目通过最终投资决策,仅略高于2018年。也就是说,现阶段上游投资不足可能导致未来中长期全球石油工业上游发展面临替代储量不足的风险。


根据测算,在现有条件下,全球油气供给将自2025年左右起重新紧张,预测供需缺口在2030年达到300万桶/日,在2035年达到700万桶/日,在2040年甚至将达到1200万桶/日。除非技术进步使现有资源的采收率大幅提升,否则世界石油工业需要相当大规模的替代储量。


事实上,本轮低油价期间勘探投资不足导致新增储量发现放缓,很难从资源上满足行业上游的发展。全球勘探投资从2014年的600亿美元大幅下降至2018年的250亿美元,新增商业发现也由2008-2014年间平均80亿桶/年下降至近三年间平均20亿桶/年。


行业对未来的信心不足是影响2019年油气上游投资的重要原因。


一是在经历了本轮低油价后,国际石油公司上游生产面临较大压力,在近期世界油气市场不确定性发展前景和国际油价大幅波动的环境下,企业普遍选择低负债、短周期、高现金流的项目经营模式,对大规模投资决策审慎;


二是在现有较低油价水平下,石油公司普遍采取多种措施吸引投资者,包括分红和股票回购等,而不是选择大量消耗现金流的上游投资增加;


三是在各类可再生能源、共享经济和电动汽车等冲击下,部分石油企业决策者对全球未来能源转型前景的担忧,也限制了其对油气上游勘探开发的投资力度。


区域性地缘风险与全球性贸易风险影响近中期油气市场稳定


从2018年全球油气市场发展的历程看,区域性地缘风险是影响全球油气市场最大的不确定性因素。


特别是在中东地区,首先,美国围绕“伊核协议”的政策变动及对伊朗的相关制裁,成为影响2018年全球油气市场发展特别是油价前三季度持续震荡上升的关键因素之一;而在美国宣布豁免包括我国在内的8个国家进口伊朗原油后,国际油价在第四季度连续大幅下跌。

2019年油气市场预测:油气资源并购市场活跃

2019年,随着美国对上述国家赦免期在上半年的到期,后续能否进一步延长将成为市场关注的焦点。一旦美国态度强硬,与伊朗矛盾持续恶化升级,可能引发整个中东地区的地缘风险扩散,或将严重影响全球油气市场发展。


其次,沙特“记者门”2018年内尚未有所结论,但加拿大和德国等国家已开始在军事、外交等领域对沙特有所制裁;沙特政府则全力在原油生产等领域对美国“言听计从”,以换取其支持。如果2019年该事件持续发酵,沙特原油生产继续遭受影响,同样将对全球石油市场产生重大影响。


再次,卡塔尔于2018年12月宣布,将自2019年1月1日起退出OPEC。这反映了该组织在困境下并非铁板一块。如果未来其他变故下,OPEC组织逐步瓦解,将极大的改变传统的原油市场格局,也不利于上游市场的稳定。


最后,也门、伊拉克、叙利亚等国内乱不止、针对油气生产的恐怖袭击时有发生,同样影响上述国家原油生产的恢复,也将对全球原油市场供给产生一定冲击。


而全球性贸易风险则将在世界范围对油气上游市场产生间接影响。2018年,美国特朗普政府提出“美国优先”,对中国、欧盟乃至日韩等国家和地区实施贸易战,在全球范围内掀起了一波“逆全球化”浪潮。此外,在贸易战中,投资规模较大的油气项目或被作为筹码而遭受影响,如2018年中国终止了与美国已签署的LNG协议等。


美国页岩油蓬勃发展引领全球原油产量持续增长


根据美国能源情报署(EIA)发布报告,2018年12月,美国页岩油日均产量将超过800万桶/日,并推动美国原油日均产量接近1170万桶/日,超过沙特和俄罗斯,成为全球原油产量最高的国家;2019年美国页岩油产量仍将持续增长,并推动美国原油日均产量超过1200万桶/日。


其中,二叠盆地受12月份新发现特拉华页岩区带463亿桶页岩油储量刺激,预计2019年增长量将达到65万桶/日;页岩油传统产区巴肯和伊格尔福特等页岩区带产量也将出现较大幅度增长。


伍德麦肯兹则预测,未来十年间,美国页岩油产量将达到1000-1100万桶/日,约占全球原油供给的10%。


美国页岩油产量的持续增长已从多个方面对全球油气行业产生了深远影响。


从市场的角度看,随着页岩油产量水平不断提升,美国页岩油与OPEC和俄罗斯等传统产油国在全球原油供给市场产生了“零和博弈”,迫使其将油气出口策略由“在相对较高的价格区间内通过稳定原油供给获取收益”转向“在相对较低的价格区间内通过加大原油供给获取收益”,使国际原油市场出现供大于求的状况。


尽管在OPEC和俄罗斯等传统产油国“协议减产”以及伊朗等中东地区地缘风险推动下,国际油价在2018年中出现较大增长,但从第四季度市场态势看,页岩油产量持续增长仍是主导国际油价走势的决定性因素之一,导致WTI和布伦特两大国际油价在2018年底连续暴跌至46美元/桶和56美元/桶以下。


但从行业的角度看,美国石油企业在技术和管理两个层面的创新实践,对石油行业未来发展具有极大的借鉴意义。


在技术层面,美国页岩油生产商在钻井、压裂、开发优化和油藏检测等技术领域均获得较好进展,大幅增加了单井产量,也将带动2019年全球范围内常规油气田开发进一步向“降本增效”发展。


在管理层面,美国页岩油生产商从供应链管理和开发过程管理等方面持续提升管理水平,页岩油“降本增效”的效果不断显现,同样有助于产量在2019年保持增长。


天然气在全球能源转型中的主体地位进一步明确


世界天然气消费近年来稳定增长,2017年总量约为31.56亿吨油当量,约占全球一次能源消费总量的23.4%;预计2018年和2019年全球天然气消费量和在一次能源消费中的占比仍将进一步增长。


随着“巴黎协定”等世界环境、气候治理的持续加强,全球一次能源消费向清洁能源转型的趋势得以确认,天然气在未来中长期全球能源转型中将占据主导地位。


从能源的清洁利用看,与煤炭相比,天然气具有低污染、低排放等特点;其次,从能源的高效利用看,单位天然气燃烧产生的热值更高,在发电等领域具有较大的应用潜力;最后,从能源利用的可实现性看,天然气在全球范围内资源丰富且利用成本相对较低,且与风电、光电和核电等相比,天然气在利用的技术和安全等方面都更成熟,更适应现阶段能源利用由一次能源向二次能源的转化趋势。


而综合BP、IEA、EIA等权威机构观点,尽管其对未来中长期全球能源消费增长的增速和结构判断不尽相同,但普遍认同天然气将在2040年前全球能源消费中占据主导地位,年均消费增速将保持较高水平。


从供给的角度看,2019年全球预计将有总规模超过100万亿立方英尺的天然气项目将提交审查,较2018年约90万亿立方英尺的提交项目规模又有较大幅度增长。


根据伍德麦肯兹估测,2019年将成为全球天然气项目通过审查的又一个“大年”,预计总投资超过270亿美元的俄罗斯北极LNG二期项目以及莫桑比克和美国等投资规模较大、前期准备相对成熟的LNG项目能够在当年获得最终投资决定。但部分项目投资巨大、成本较高、环境影响较大以及存在地缘风险的项目可能在推进过程中或将面临困难,如受二氧化碳高排放影响的澳大利亚Barossa项目、越南B区块项目和阿尔及利亚BourarhetNord项目等,以及受地缘风险影响较大的伊朗南帕斯11区块开发等。


全球新一轮油气上游资源并购窗口或将开启


2017年,全球油气勘探活动获得新增储量降至近70年来最低水平,预计2018年也难以有较大幅度增长。在此背景下,上游油气资源并购已成为各类石油公司保障中长期资源接替的战略举措。


从全球油气并购历史看,市场的活跃程度与国际油价走势存在一定的正相关联,但在本轮低油价期间,石油公司既通过技术和管理创新持续降低单桶原油完全成本,又严守投资纪律、保障公司具有相对充足的现金流,为2019年开展上游资源并购创造了条件。


而国际油价自2018年四季度起重归下行通道,2019年较大概率维持较低区间波动,同样为各类有条件的石油企业以更为合理的价位获取油气资产带来机遇。因此,预计全球油气资源并购市场2019年将维持活跃。


从交易主体的角度看,国际石油巨头方面,经历了连续数年的“非核心”资产剥离以及对部分在生产项目的运营调整,其对低油价的适应能力逐渐加强,财务水平改善明显,已重新具备了参与优质上游资产并购的投资基础,投资意愿逐渐增强;国家石油公司方面,通过境外并购补充本国上游资源接替仍是部分亚洲国家石油公司2019年“走出去”的驱动。


在我国,尽管三大国家石油公司自2014年来参与境外并购活动有所减少,但国内规模较大的能源市场需求与逐年提升的油气对外依存比例仍将推动其未来积极参与全球油气资源并购活动。在亚洲其它国家,印度和泰国等国家的石油公司具有较为雄厚的资金实力,将延续其在本轮低油价期间持续扩张海外油气资产的发展策略。


独立石油公司方面,部分以油气开发活动为主的公司2019年仍将加大购买优质油气资产的力度,补充低油价期间已深度开采的“甜点”资源消耗,并将在低油价期间形成的低成本技术“变现”。


从资源类型的角度看,美国页岩油气资源仍将是2019年全球上游资源并购的“热点”。一方面,壳牌、雪佛龙等国际石油巨头已表示将在2019年加大对二叠盆地等页岩区带的并购活动,力争获得或扩大规模效益;另一方面,部分中小型的独立油气勘探开发公司则将并购目标区域瞄准巴肯和伊格尔福特等页岩区带,力争取得新的资源突破。


常规油气方面,康菲和雪佛兰等国际石油公司退出英国北海地区老油田或将引发该区域并购活动增长;围绕巴西盐下和非洲海上等区域的油气资源并购活动也可能出现增长。

服务热线